军事当前位置:太湖新闻资讯 > 军事 >

日本再次寻求成为安理会常任理事国 抱定执念为

时间:2020-09-27 00:32 来源: 作者:太湖新闻

  日本想“入常”,表面上是打的是“促进联合国改革”的旗号,本质上还是想获得权力。

  “日本已做好充分准备,愿作为联合国安理会常任理事国履行责任,为确保世界和平与稳定作出贡献。”日本外交大臣茂木敏充9月22日在联合国大会上发表视频演讲,呼吁增加联合国安理会常任理事国的数量。

  日本自1980年首次提出加入安理会常任理事国,40年来从未放弃这一执念,向“入常”大门冲击屡闯屡败。在联合国成立75周年之际,日本再次使用“抱团”策略,与德国、印度、巴西联合索求常任理事国席位。据日本广播协会(NHK)23日报道,日德印巴四国外长当天晚上召开视频会议,确认互相支持并联合推进“入常”。“四国集团”在会后发布联合声明,强调安理会改革刻不容缓。

  在过去十多年间,日本前首相小泉纯一郎和安倍晋三都曾大手笔投入以冲击“入常”,这对政治师徒先后梦碎联合国。如今再叩“入常”大门,日本要跨过这道门槛有多难?

  日本“入常”太难了

  日本外长茂木敏充22日在演讲中指出联合国现有机制已经过时,“75年前所设立的这套体系无法充分实现《联合国宪章》中的目标。我坚信,有能力也有意愿承担责任的成员国,应在一个扩大的安理会中拥有一席之地。“

  根据联合国官网介绍,成为安理会常任理事国,不仅需得到所有联合国会员国中三分之二以上的多数票,获得五个常任理事国(中国、法国、俄罗斯、英国、美国)的赞成票也是必要条件。由于常任理事国拥有“一票否决权”,安理会的任何决策都不可能绕过五常国家中的任何一个。

  据《日本时报》24日报道指出,多数专家认为,安理会改革的可能性几乎为0,五常国家没有意愿让更多国家“入常”,来削弱自身的权益。尽管法国曾公开表态支持“四国集团”的“入常”提议,美国曾支持日本“入常”,但现今形势迥异。

  “日本单独‘入常’肯定没有可能。” 复旦大学日本研究中心副研究员王广涛对澎湃新闻(www.thepaper.cn)表示,五常国家中即使是美国,现在也未必支持日本“入常”,因为一旦实现日本就极有可能摆脱日美军事同盟体系的束缚,在对外行动上更加具有自主性,未必符合美国的意愿。“四国集团”入常的可能性还稍大一些,但是目前形势和2005年日本“入常”提案被否时的情况一样,当年中国提出扩大常任理事国要体现兼顾国家发展水平和地区的平衡,现在“四国集团”并不符合这个要求。

  15年前的3月,时任安理会秘书长安南提交了联合国改革报告,并表示“日本有望在扩大后的安理会中获得常任理事国席位”。这给了日本希望,立即联合德国、印度和巴西组成“四国集团”,试图通过增加6个常任理事国(亚洲2个、非洲2个、中南美1个、西欧等1个)和4个非常任理事国(亚洲、非洲、中南美、东欧各1个)的方式改变安理会结构。但当时这一方案遭到中、美、俄三国反对,韩国、意大利、巴基斯坦、阿根廷等国家也反对“四国集团”加入常任理事国。

  针对“四国集团”今年再次呼吁安理会改革一事,中国外交部发言人汪文斌24日在例行发布会上表示,改革应增加发展中国家的代表性和发言权,让更多中小国家有机会进入安理会参与决策。安理会改革事关重大,涉及联合国长远发展和全体会员国切身利益,各方目前还存在巨大分歧,对改革方案缺乏广泛共识。中方愿继续同联合国会员国一道,通过对话协商,寻求兼顾各方利益和关切的“一揽子解决”方案。

  外交学院教授、联合国问题研究专家郑启荣向澎湃新闻分析,要增加安理会常任理事国非常困难,这不仅涉及国与国之间的矛盾,还关系到安理会工作效率,如果扩张可能会导致今后在许多问题上更难达成一致意见。

  明知没戏,日本为何执着“入常”

  联合国成立之初,二战期间反法西斯同盟国中的五大国成为安理会常任理事国,而日本1953年被联合国纳为观察员,3年后才正式成为联合国会员国,其国际地位迎来转机。随着日本对联合国的财政贡献加大,加入安理会常任理事国的诉求摆上了桌面,并于1980年首次公开提出将“入常”纳入其成为“国际大国”的战略目标。

  王广涛指出,日本要求“入常”一方面是彰显其作为大国的地位,特别是1980年代日本经济崛起,人均GDP一度比肩美国,而且在对外援助、对国际组织的支持和协作上来看,日本认为它配得上常任理事国的位置。另一方面,英国和法国都是常任理事国,日本也希望通过“入常”来实现“正常国家化”的目标。

  在二战中战败的日本因其战争中的罪行接受了国际社会对其国家权利的约束,战后修订的《日本国宪法》限制其拥有正规国防军,而且放弃宣战权和交战权。冷战结束时,日本民主党时任党首小泽一郎首次提出“普通国家论”,主张修改宪法,像其他的国家一样拥有军队和核武器。“普通国家”概念之后在国际社会中也被表述为“正常国家”。从小泉纯一郎上台开始,日本政府谋求修宪,以求加快“正常国家化”进程。

  上世纪90年代,日本在海湾战争中为联合国军提供高达130亿美元的援助而未得到回馈,加上经济泡沫破灭,日本逐渐对“入常”意兴阑珊。小泉纯一郎上台后,加速日本成为“正常国家”的步伐,瞄准了联合国成立60周年的时机,专设“联合国改革对策本部”,并与德国、印度、巴西抱团,铆足劲冲击安理会常任理事国席位,但遭韩国、美国等多国反对,以失败告终。2005年日本参议院的一份国会质问书中提到,日本“入常”失败的原因之一是亚洲外交的失败,小泉纯一郎参拜靖国神社,历史问题导致日本和中国、韩国等邻国的关系恶化。

  时隔10年,受小泉纯一郎提携之恩的安倍晋三带领日本政府卷土重来,借联合国成立70周年之契机再提“入常”。为实现此目标,安倍展开“金钱外交”,2013年时承诺5年向非洲提供总额3.2万亿日元(约合人民币1486亿元)的援助,以争取支持。美国《时代》杂志评论,安倍推进扩张自卫队的同时,展开积极外交寻求“入常”,目的都是让日本成为“正常国家”。

  为争取“入常”,日本自20世纪80年代开始对联合国会费的分摊比例就稳居第二,直到2018年联合国会费委员会公布2019年至2021年通常预算的各国分摊比例估算结果,预计中国承担会费比例上升至第二位,日本则下滑至第三位。《朝日新闻》指出,原本以会费贡献为优势的日本,随着分摊比例下降,存在感变弱,“入常”之路将更加艰难。

  日本政府执意“入常”,而日本民众不以为然。美国皮尤研究中心(Pew Research Center)9月21日发布了一项围绕联合国满意度的多国民调,在其调查的14个发达国家中,日本民众对联合国的看法最消极,日本受访者中超过55%都对联合国持负面观点,仅29%的民众支持联合国。日本上智大学教授植木安弘21日告诉美国有线电视新闻网(CNN),日本人更倾向于信任美国,如今日本比以往更依赖于美国来维护国家安全。

  改革之声高涨,“一票否决”成焦点

  第75届联合国大会一般性辩论9月25日结束,多国领导人提出联合国改革主张。土耳其总统埃尔多安说:“安理会的架构将逾70亿人的命运留给五个国家摆布,既不公平亦不能持续。” 德国总理默克尔认为安理会“过于经常”否决重要决定,因此应当进行改革。印度总理莫迪表示:“我们不能用过时的结构来应对今天的挑战。如果没有全面改革,联合国将面临信任危机。

  联大1993年成立安理会改革工作组后,安理会改革议题每年都成为一个重要议题,改革的焦点往往集中在常任理事国拥有的“一票否决权”(即安理会的决议草案即使被绝大多数国家通过,只要常任理事国中有任意一国投票反对,该项决议无效)。安理会2020年9月3日发布的报告显示,五常国家使用“一票否决权“总计293次,其中苏联/俄罗斯占了接近一半(143次),其次是美国(83次),中国则使用过16次。1970年后,美国使用否决权的次数远超其他常任理事国,许多时候用在阻止与以色列利益相关的决议草案。

  俄罗斯总统普京9月22日在联大发言时指出,五常国家拥有的否决权是重要且独特的工具,提供一个寻求妥协或当他国无法接受决议时的解决办法,在国际法框架内行事,而不是一个模糊和灰色地带。

  郑启荣认为,一票否决权有不合理的地方,它本身就是75年前的产物,涉及到大国特权的公平问题。但也有合理之处,它在一定程度上可以避免大国之间直接对抗,因为当大国使用一票否决,就基本表明了其底线。所以一票否决权可以为大国间的尖锐对抗起到缓冲作用。

  联大从2009年开始展开安理会改革政府间谈判,围绕成员国类别、否决权、地区代表性、扩大后安理会的规模、安理会的工作方法等5个问题进行讨论,至今未有突破性进展。

  “安理会能否高效运行,更多的是取决于国际环境,而非安理会本身结构的改革。” 郑启荣认为,随着大国关系日益紧张,一票否决的使用频率越来越高,导致安理会工作陷入一种新的“瘫痪”,当下关键在于大国间关系的改善。

上一篇:佩洛西:提醒总统先生 您是在美利坚合众国-军事
下一篇:没有了

友情链接